社会新闻

?抑郁一辈子,但我没有被击倒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02 01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我是一名70岁的老人,这一辈子对我陪伴最多、影响最大的就是我的“好友”??抑郁症。

1976年我26岁青春最好的年华,却不幸患上抑郁症,40多年来抑郁症不断地侵蚀和骚扰我,给我带来太多的痛苦。到了老年它也没有放过我,现在每年都要犯两次。但这病它欺生,我久病病出了经验,现在每次犯病我都能轻松应对,让我总能笑对人生。

现在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患抑郁症的人很多,据统计世界上就有3.5亿人深受其困扰,而且还有几十亿人对自身抑郁尚不自知。中国每年有9000万抑郁症患者,接受治疗的还不到10%。抑郁,就像慢性毒药在一点点侵蚀你的心灵和肉体,把你折腾的死去活来。

我记得有人说过“没有痛苦的人生,是不完美的人生。”这不是调侃,当你一次次与抑郁症缠斗,并战而胜之时,那种胜利的喜悦的确是刻骨铭心的。

我在晚年有一个心愿,就是把自己一生同抑郁症斗争(应该说是缠斗)的体会写出来,与大家交流探讨,如果对其他抑郁症患者能有些许帮助,我会感到非常欣慰。

心魔降临

我是下乡知青,1969年12月从农村应征入伍,部队在内蒙古大山深处。那时年轻气盛,希望在部队能有很好的发展,所以在各方面都有很好的表现。1974年我接到通知,部队选送我到辽宁省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学习,当时我真是欣喜若狂。因为有了学业,自己才会有发展前途,才能更好的回报部队对我的期望。

可是上了大学却很有些失望,那时强调的教育改革,讲斗批改,很多书籍都作为封资修的东西封存下架了,老师讲课也无所适从,学生听课全凭自己安排,来去自由,老师也不管。

我当时在系里表现还算不错,当过学生会军体部长,也是中文系党支部委员。当时我的争强好胜心真的很强,我希望在学业上也有突出的表现,那时我们年级里有几个冒尖的学生,文章写的不错,能在省报和校刊上发表文章,很令同学们瞩目。于是我也试着写写东西,结果都很不成样子。我开始紧张,毕业在即,知识的底子那么薄,写作上丝毫没有长进,今后回部队怎样向首长交代?“三年一场大学梦,赢得一个草包名”,这是当时我对自己的自嘲。我试图寻找突破,但心急吃不到热豆腐,现状无法改变。这种担心越来越重,我开始失眠,吃不下饭,胸口好像堵上一团乱麻,恶心、呕吐,连呼吸都感到困难,我知道自己病了。在离毕业还有半年时抑郁让我走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Power by DedeCms